104學習精靈

新創沙拉缽

新創沙拉缽
公開教室關注者 39 人
關注教室
Kai

Program Manager

04/18 10:52

買美版批踢踢17年,雜誌集團獲利88倍
#Mr.Jamie 天下專欄
近期全球科技圈的一個重大發展,是創立 18 年、每周超過 2.6 億人造訪、全球流量排名第 18 的匿名論壇網站 Reddit,成功 IPO 了。目前市值 64 億美金,也就是約 2,000 億台幣,與英業達、南亞科相當。
這個類似 PTT、Dcard 的老牌社群,創辦第二年就被康泰納仕 (Condé Nast) 以約 2,000 萬美元買下。但與像是新聞集團 (News Corp) 買下 Myspace,或是美國線上 (AOL) 買下 Bebo 等,傳統媒體集團併購新媒體平台後,發生嚴重水土不服,最後導致黯然關站的眾多失敗案例相比,Reddit 與康泰納仕的合作,其實是蠻難得的成功。
Reddit 於 2006 年加盟康泰納仕,那之後使用量持續成長,2011 年從康泰納仕拆分出來;2014 年募資 5,000 萬美金,估值 5 億美金;2017 年募資 2 億美金,估值 18 億美金;2019 年募資 3 億美金,估值 30 億美金;2021 年募資 7 億美金,估值 100 億美金。
經過這些輪募資稀釋後,康泰納仕目前仍持有 30.1% 股權,以 Reddit 目前 64 億美金市值,扣掉 IPO 過程約 13.6% 稀釋,康泰納仕帳面投資報酬高達 83 倍,也就是 16.5 億美金的投資收益,相當於該集團一整年的營收,對一直積弱不振的獲利,更是顆超級大補丸。
往前走,Reddit 用戶成長還在加速,且已經出現新的營收引擎。他們近期與 Google 達成協議,以 6,000 萬美金價碼,授權 Google 使用其網站上超過 10 億則貼文訓練 AI。開了這個先例,後續應該不難向其他 AI 公司複製銷售。
這個案例告訴我們,企業與新創合作,需要好眼光,以及長期支持的耐心,才能養出後天的巨型事業。
<本文轉載自Mr.Jamie林之晨天下專欄>
0 0 213 0
Kai

Program Manager

02/23 09:28

比爆紅更困難的考驗,如何實踐核心精神、持續攏絡社群向心力?
年費 7.5 萬仍一堆人搶入會,3 年後卻關門大吉!發生了什麼事
「社群」2 個字有種魔力。這個魔力,彷彿任何商業模式都可以被它點石成金——從社群媒體、社群電商,到商用軟體、線下商店,品牌紛紛致力打造「社群」,讓消費者不僅僅是付錢,而是認同品牌的「會員」。
但社群可以快速拱人上神壇,也可一夜之間讓人樓塌了。
今天故事的主角,The Wing,就是一個曾因社群助力風光無限的明星創業公司。它是一個女性專屬社團兼共同工作空間,曾享受了數年風光,後來卻僅用了 3 年,黯然的關閉了所有業務。
《創新拿鐵》曾在 2019 年 11 月寫過 The Wing,正值它的全盛時期。當時,會員名額一位難求。The Wing 的年費雖高達 2,350 美元(約新台幣 7.5 萬元),但會員人數仍曾一度高達 12,000 人,並有 9,000 人在候補名單等著加入。The Wing 也被視為「老派社交」模式的華麗回歸,用來取代線上虛無飄渺的按讚、炫耀式的社交模式。它更被視為「女人的烏托邦」—— 一個僅限女性的社交聯誼的場所。
The Wing 更不是一間街邊小店。它在 6 年募資了近 1.2 億美元(約 37.7 億新台幣),投資人涵蓋了知名創投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WeWork,還有美國知名企業家,如美國線上(AOL)共同創辦人 Steve Case、精品健身房 Equinox CEO Harvey Spevak 與社群健身 SoulCycle 創辦人 Julie Rice。
The Wing 崛起與落幕的故事,值得每個品牌在社群時代借鏡。
The Wing 很懂得打造、包裝、行銷自己的特色。
為了打造一個女性專屬的烏托邦,The Wing 的交誼廳裝潢精美的如同雜誌裡的樣品屋:將近 100 坪(325 平方米)的空間裡,以暖色調裝潢,明亮、寬敞,有著長沙發、吧台、髮廊、個人置物間。隨手照任一個場景,都是可以上傳到社群平台的照片。
The Wing 除了裝潢精緻外,還是一個結合工作、知性、休閒、育兒需求於一體的公共空間。例如:他們與美國知名二手書店 Strand 合作,提供女性相關或女性作者圖書借閱服務;提供飲料、酪梨吐司等輕食讓忙碌之餘的會員填飽肚子;淋浴間讓運動後的會員煥然一新;會議室與電話間讓會員可以心無旁騖地開會。另外,The Wing 還針對職業女性提供一系列的服務,如化妝品試用、吹頭髮服務,甚至是附帶專業保母的小孩遊戲間,讓職業女性可以一邊專心工作、放心孩子得到最好的照顧。
除了讓人稱道的硬體外,The Wing 也主打它的社群網絡和社團活動。
共同創辦人 Audrey Gelman 不僅因曾作為 Hilary Clinton 的競選班底,而認識這位美國前國務卿,也與知名女權倡導者、HBO 影集《女孩我最大》(Girls)的創作者 Lena Dunham 是童年好友、上同一所大學。因著這層工作、人脈,她認識許多民主黨女性政治人物、女權主義者,也吸引諸多投入女性運動的專業人士成為 The Wing 的會員、投資人,如紅杉資本的合夥人 Jess Lee(前Polyvore CEO),積極投入婦女運動的知名演員 Kerry Washington。
除了這些明星會員外,The Wing 也透過每年高達 2,350 美元(約新台幣 7.5 萬元)高昂的會員費,以及融合心理測驗與小論文的申請表,為篩選會員設下高標準。
從各方面看,The Wing 搭著女權主義浪潮的風口、創辦人又擁有眾多意見領袖人脈、也獲得創投資金大筆支持…這個「社群」生意,似乎找不到崩壞的理由。然而,當一個美好的泡泡已經吹到底時,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可能讓泡泡破裂。
The Wing 的崩壞,始於口號與執行的「表裡不一」,導致會員與員工的夢想幻滅。
從成立以來,The Wing 對外打造「為女性爭取平等的薪資待遇、工作條件」形象,不僅曾在《紐約時報》刊登廣告為美國女子足球隊爭取與男子隊同等獎金發聲,也對外宣布,員工不僅可享有免費會員之外,鐘點員工也可享有健康福利(附註:在美國,企業通常只會提供正式員工健康保險等福利,因為美國並沒有全民健保,而一班市面上的健康保險由個人投保非常昂貴。因此,健康保險是美國上班族最在乎的企業福利之一),並且提供「長期、優渥的待遇」。此言一出,吸引了諸多有志的女性申請為 The Wing 的員工。她們期望在這裡,沒有歧視、沒有性騷擾,一起與其他有理想的女性共謀大業。
但不知是現實太骨感,還是美夢幻滅的太快,就在 The Wing 聲勢如日中天之際,卻陸續爆出員工工作環境、薪資水準低落的新聞。許多滿懷理想、胸懷抱負的員工,相信公司在招聘時畫的大餅,諸如「妳將在這裡遇見下一個投資妳的新創的貴人」、「在這裡你會遇到給你下一個職缺的伯樂」,讓她們願意從基層做起,其中有些人更只有以小時計的鐘點合約,時薪只高於基本工資數美元。
但很快,這些員工的夢想幻滅了。原本負責活動企劃的員工,突然發現自己的工作內容竟然涵蓋了刷馬桶、洗盤子、清理沙發。他們期望的「沒有歧視」的工作環境,只是從「性別歧視」,變成了「種族歧視」、「財力歧視」:雖然員工也享有會員待遇,但當員工想要在休假、下班時享用會員的權益時,其他的會員卻仍會讓他們去洗髒碗盤,或者不顧她們在電話亭中講電話而打擾她們。
很快的,The Wing 的實體社群究竟能促成多少有意義的關係,也浮上水面。
一位前員工告訴《紐約時報雜誌》(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你很快就知道什麼招數在 The Wing 是行得通的。只要一切在 Instagram 上看起來很好,就是好的。」
作為實體社群,The Wing 沒能擺脫社群媒體的影響。員工認為,創辦人 Audrey Gelman 在意的,更多是吸引人的外在呈現。員工多年來向高層反應的低落的工作環境,如:全職員工超時工作卻沒有加班費、鐘點員工沒有足夠的上班時數來溫飽,往往都要等到有會員振聲疾呼,或者新聞媒體聞風而制,才會有所改善。而公司高層另一方面,卻又社群平台上公布「罪己詔」,透過吸引社群流量的方式,收穫另一批粉絲。
這這些有意無意的公關操作,都讓 The Wing 蒙上陰影。在一波又一波的抗議浪潮下,2020 年 6 月,創辦人 Audrey Gelman 最終辭去 CEO 職位。
這些指控,讓許多懷抱美好願景的會員對這個社群產生反感,取消會員。當優質會員流失,這個以創造「人與人之間有意義連結」的社群生意,不可避免的走入死亡漩渦。
最終,在 2021 年 2 月,專營辦公室出租服務的雷格斯集團(IWG)收購了 The Wing 多數股份。但再專業的經營,也敵不過一個事實:這個靠風口、女性社群、創辦人魅力…一夕之間大熱的社群暨共同工作空間品牌,在經過諸多紛擾後,「女性烏托邦」終究成為泡影。2022 年,雷格斯集團宣布,將在 9 月關閉 The Wing 所有的據點。
自 Facebook 走紅全球以來,「網絡效應」一直被眾人所津津樂道:當產品與服務隨著用戶的增加,價值也會提升。「網絡效應」更被視為自然成長的一種頂級應用,因此許多品牌與服務紛紛投入成立並開發「社群」。
The Wing 的起落給了世人一個提醒:社群的力量可以一夕之間讓你爆紅、捧人上神壇,但如何實踐社群的核心精神、做到表裡如一,並持續攏絡社群的向心力,才是比爆紅更困難的考驗。
當一個社群僅剩殼、卻沒了魂,那就是這個社群到了盡頭的時候了。
<本文轉載錄自創新拿鐵>
參考資料:
0 0 78 0
Kai

Program Manager

01/12 10:46

第一個專門為職場女性打造的職涯社群BetweenGos
2015年,從美國唸書回來的李冠萱(Grace),與兩位朋友共同成立 BetweenGos ——8 年多來,順利運用「優勢探索」及「求職實戰」兩大面向,協助超過 5,000 位工作者,發掘潛力、突破盲點,成為職涯下一階段的耀眼自我。
談到創業契機,Grace 笑道,回顧事業初期,原本僅將自己定義為「接案工作者」,直到公司規模越來越大,服務的用戶越來越多,她才有了開創事業的底氣與自信:「我開始可以發薪水給員工,為別人創造工作機會!」看似承擔了更多的責任,卻未使 Grace 怯步,除了來自學員的暖心反饋,她也從中看見女性痛點。
在投入了多元職涯開發教育後, Grace 才發現,原來有這麼多人有類似的困惑——不知道是否該轉行、不確定如何達到想要的位置,以及不了解自己是誰。
針對學員普遍遭遇的問題,Grace 認為,「很多人會以為,自己沒有選擇。」
受困於既有環境與想法,我們常常會以為自己只有這樣,「當妳的視野受限,便會以少數人的意見為主,透過一個人的眼睛定義自己;但實際上,我們更應該用自己的眼光,看自己是否真的快樂、為自己驕傲。」Grace 說道,溫柔而堅定。
她也分享自身經驗:因為從小就是個興趣很廣泛的人,跳舞、演戲、主持、畫畫等,所以常被長輩撈叨「不專心」或「不專精」,也曾經被困在這樣的定義中,而產生自我懷疑⋯⋯
「爸爸常覺得我跳舞是『拋頭露面』,也不喜歡我因為練舞而較晚回家;不過,腳就長在我身上,漸漸地他也開始理解我在做的事。」不願與爸爸衝突,也不願放棄自己多年愛好,Grace透過一步步達成階段性的目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告訴身旁最親近的人:別擔心,我很好。
正因自己實際走過這些路,發現生命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也成為 Grace 在擔任職涯教練時的核心原則:不給學員一種答案,而是反問對方「是否可以接受未來的自己仍是現在的模樣?」,從對自己的生命詰問開始,重新排序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事物,再逐步建構走到理想生活的每一步,也讓自己慢慢有能力可以守護身邊重要的人與自己。
為自己感到驕傲的前提是,我們足夠瞭解自己
什麼樣的理想值得我們追求?根據女人迷 2023 年的女力數據調查結果可見,相較於追求社會地位或財富極大化,多數女性將「自我實踐」與「自我成長」作為人生主要追求目標。
創業八年多的 Grace,也發現在疫情期間,多數人與自己相處時間變多,而提升了對自我認識的認知——許多人開始思考,除了工作以外,自己的人生是為了什麼。
Grace 分享,在 Podcast 節目《最近工作還好嗎》以及與學員一對一諮詢的過程中,發現大部分女性學員都認為「謙虛是美德」,導致許多努力不被看見。而 Grace 認為,適時的為自己爭取應有的回饋,也是打從心底為自己感到驕傲的第一步。
「不要讓周遭的人將自己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也失去了一個讓自己被看見的好機會。」Grace 鼓勵所有女性,對自己的努力更有自信,而這樣的自信,也會把妳帶到更遠的地方,成就更多事、幫助更多人。
其實「被看見」,不僅來自他人的回饋,也來自於自身理解——「只要知道自己重視什麼,決定就不會做得遲疑。」Grace 認為,當我們開始為自己爭取,走出理想的生活,才有機會開創獨特而不悔的人生經歷。
0 1 1290 0
Kai

Program Manager

2023/12/21

配客嘉「循環包裝」生態系 讓網購更減碳
「請問取貨手機後三碼?」網購超商取貨已是台灣民眾的日常,去年網購金額逾4千億元,用掉2.2億個一次性網購包裝,疊起來約4千座101大樓,巨量垃圾成了企業拚ESG最大扣分。「就是不希望消費變成浪費!」配客嘉創辦人葉德偉以可重複使用50次的包材,串起電商、消費者及通路三角新模式,連台積電也成客戶。
採用廢塑料製成,可重複使用,目前有65萬件循環包裝,超過4,500個歸還點,及80間電商加入。」
「其實這是我第三次創業。」31歲的葉德偉笑著說,2011年就讀中國醫藥大學物理治療系時,學長邀約做餐廳訂位、點餐系統,「我喜歡解決問題、做創新的事,剛好有這個機會,也沒有太大損失,就試試看。」只是當時技術還不純熟,加上智慧型手機尚未普及,首次創業2年就宣告失敗。
人在校園的葉德偉,轉而開電商賣起3C產品。「與醫療業比起來,創業可改變生活中更多事。」他一畢業就放棄醫藥道路,轉考政大國貿研究所,邊學邊做。不過又是如何從電商跳入循環包裝?「有位消費者購買用回收塑料製成的藍牙耳機,到貨後他反應,我們使用紙箱和塑膠泡泡袋包裝,違背他購買環保產品的初衷。」葉德偉這才意識到,「網購出貨一次性包裝容易製造垃圾」的問題。
大環境造就商機,葉德偉認為,配客嘉得以迅速發展還包括一些因素,首先是透過群眾募資取得消費者第一線的支持。為了推動理想,配客嘉2020年發起群眾募資,結果吸引將近6,000人參與,共募得600多萬元,讓配客嘉順利著手循環包裝服務的開發。
葉德偉表示,開發的過程煞費苦心,其困難度在於循環包裝服務必須一次滿足所有的人:電商要好出貨、消費者要好拆封、在歸還點不能太占體積,而不占體積就必須要可以折疊。光是折疊問題,配客嘉就開發了大概5種方式,越好折疊成本越高,但承重性也會下降,整個過程約耗時一年。葉德偉笑說:「包裝不能太漂亮,不然會有去無回!」
對通路來說,消費者歸還包裝的時候,大部分就可能會在門市做消費,就會帶來人流;電商的部分,則可以透過優惠券促進購買。葉德偉指出,一些客戶會將使用循環包裝當成一種行銷的方式。例如:專門銷售頭皮養護商品的「juliArt覺亞」便表示,使用循環包裝的客單價,比一般活動提高了225%。而透過歸還包裝時獲得優惠券,使用率是一般活動優惠券的三倍。
葉德偉認為這是一個有趣的心理學現象:一般直接發優惠券給消費者,他通常不太在意。但讓消費者做出一些行為或付出成本之後再給優惠券,他會比較珍惜,並願意做使用。透過這個模式,有些品牌的回購率增加了12%~30%。
配客嘉的Pre-A輪募資獲得包含國家發展基金、彰銀創業投資、中國信託創業投資、貝殼放大、SIC永續影響力公司等的資金投入支持,以協助其邁向國際市場。
由於企業ESG已經是全球化趨勢,台灣在使用循環包裝上將越發普及,除了電商、上下游供應鏈的配送,也有企業贈品採用循環包裝。葉德偉表示,配客嘉未來或許可發展成「逆物流整合商」,已經建構好的歸還體系可以用來回收更多的產品與包裝,如大型外商集團商品的瓶器經由配客嘉回收,可做清潔後再利用。
參考
0 1 4526 0
Kai

Program Manager

2023/11/21

新創生態圈 台灣&日本
🇯🇵 On September 14-15, the Japan-Taiwan Startup Summit was held by Startup Island TAIWAN. Our Founding Partner Akio T. along with Shinichi Takamiya (Globis Capital Partners, Managing Partner), David Weng (Taiwania Capital, CEO and General Partner of Tech Fund), and moderator Daisuke Sakamoto (Chiikizukan Co., Representative Director) joined to discuss the Taiwan-japan startup ecosystem.
🌍 The main topics revolved around understanding the differences in 𝐬𝐭𝐚𝐫𝐭𝐮𝐩 𝐞𝐧𝐯𝐢𝐫𝐨𝐧𝐦𝐞𝐧𝐭𝐬 𝐛𝐞𝐭𝐰𝐞𝐞𝐧 𝐓𝐚𝐢𝐰𝐚𝐧/𝐉𝐚𝐩𝐚𝐧 and how startups can collaborate to 𝐝𝐞𝐯𝐞𝐥𝐨𝐩 𝐚𝐧 𝐞𝐜𝐨𝐬𝐲𝐬𝐭𝐞𝐦 𝐨𝐧 𝐚 𝐠𝐥𝐨𝐛𝐚𝐥 𝐬𝐜𝐚𝐥𝐞.
Akio, who also opened the gala party, delved into how Headline Asia serves as the bridge connecting Taiwan's exceptional portfolio to Japan and how IVS continues to play a pivotal role in this journey. He also shed light on Taiwan's unique strengths, emphasizing its strong connections to Silicon Valley. Taiwanese startups leverage these ties, exemplified by founders like Jensen Huang, (founder and CEO of NVIDIA), and co-founders of Yahoo! and YouTube. Taiwanese startups have the strength to make the most of the connections they have and develop business not only in Asia but also in the center of Silicon Valley. This global perspective sets them apart, with many Taiwanese co-founders contributing to the success of major international companies.
🔗 If you want to read more, click the link below (News Picks article in JP): https://lnkd.in/gzurhnfa
0 0 1180 1
Kai

Program Manager

2023/11/02

免費課程-Generative AI for Eveyone
【吳恩達免費課程 Generative AI for Everyone 正式上線!】
期待超久的AI大神 Stanford 吳恩達教授線上課程「Generative AI for Everyone」正式上線,課程總共有 3 個章節,共 3 小時。
▋ 第一章:生成式 AI 介紹
• 什麼是生成式 AI?
• 生成式 AI 應用
▋ 第二章:生成式 AI 專案
• 軟體應用程式
• 先進技術:超越 Prompting
▋ 第三章:生成式 AI 在工作和生活中的應用
• 生成式 AI 與商業
• 生成式 AI 與社會
▋ 上完這堂課可以學到什麼?
• 生成式 AI 是什麼?
• 生成式 AI 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 如何在你自己的世界中使用生成式 AI?
• 揭穿有關生成式 AI 的錯誤資訊,並思考如何最好地利用這項技術。
• 學習最佳的學習方法,並探索生成式 AI 是否有用。
這堂課是針對所有人設計的,課程大綱超級扎實,上了不會後悔,一起來當同學!!
想要「系統學習如何使用 AI 」就先上大師級的Generative AI for Everyone
0 0 1150 0
Kai

Program Manager

2023/10/06

Elon Musk 的新傳記-值得一讀
Walter Isaacson 所著的關於 Elon Musk 的新傳記,可以從這本書略知一二這位改變世界的狂人與經營高手。無論讀者對 Elon Musk 的感覺如何,不能否認他是一位超級優秀的企業家。
Here are some takeaways that could help aspiring entrepreneurs or managers:
1️⃣ Vertically integrate whenever possible – In both SpaceX and Tesla, he wanted to manufacture as many components in-house as possible. He believed that controlling the supply chain would help with both quality and cost. In a few years, SpaceX was making in-house 70% of the components and producing rockets at 1/10th the cost.
2️⃣ Team placement matters a lot – He used colocation to promote faster feedback loop. When setting up the SpaceX factory, he made sure that design, engineering, and manufacturing teams would all be clustered together. Similarly, at Tesla he put the designers and engineers in the same room to “create designers who thought like engineers and engineers who thought like designers”.
3️⃣ Always challenge requirements – He believed all requirements should be treated as recommendations. For example, he constantly challenged requirements related to safety regulations. “Step one should be to question the requirement…make them less wrong and dumb. And then delete, delete, delete”.
4️⃣ Delete Delete Delete – He was obsessed about deleting any unnecessary part or process. His daily meetings often revolved around ideas for simplification or deletion. He believed that if one didn’t end up adding back at least 10%, then one hadn’t deleted enough.
5️⃣ Be pedantic about costs – He coined the term “Idiot Index” which calculated how much more costly a finished product was then the cost of its raw materials. He believed if a product had a high idiot index, its cost could be reduced significantly. Using this strategy, he often reduced costs by 80-90%.
6️⃣ Seek accountability on an individual basis – He demanded that each component have a specific name assigned to it. This allowed him to personalize blame when something went wrong. While this often led to unpleasant experiences for individuals, it promoted extreme accountability from his team.
7️⃣ Fire quickly - He was known to fire people quickly. He believed that by being too nice to poor performers, one may be hurting the greater mission of the company.
8️⃣ Practice “skip-leveling” often – He believed that one needed to go as close to the source as possible for information. To do this, he would often organize “skip-level” meetings to talk to engineers a few layers below.
9️⃣ Prioritize attitude over skills – He prioritized attitude over resume skills when hiring or promoting. He believed that skills can be taught but attitudes "required a brain transplant". One simple quality he looked for was the ability to work hard.
🔟 Have a maniacal sense of urgency – Much like Jobs, Elon often set insane deadlines and drove colleagues to meet it. Although they didn’t always pan out, it forced the teams to rally together and fostered a close-knit working environment.
0 0 893 0
關於教室
新創公司專注解決新的挑戰與問題,為世界帶來了滿滿活力,一起來看看他們的驚奇旅程吧
在新創圈,快速失敗是家常便飯,修正再嚐試的不放棄精神,值得一起來讀這些充滿啟發的故事
學習發起人
Kai
Program Manager
65 回答 59 分享 1 教室
發起人簡介
Finding the passion changes everything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