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禮儀初級職能證照教室

寵物相關、寵物禮儀初級職能證照、接體、寵物禮儀、寵物殯葬

王別玄

董事長特別助理

2023/02/02

寵物接體勤務中癒見的生命故事

載運生命託付的工作
寵物接體,是寵物禮儀從業人員日常工作的一部份,往返的接體勤務中,不論是到家人家中,到獸醫院,寵物店,或是到荒野的草叢邊,我們載運著毛孩的遺體,也載運著家人的託付。接體勤務,是日復一日在前線參與人和毛孩生離死別的情境中,體驗各式各樣的生命故事,有悲傷,有失落,也有超越生死的愛。
印象深刻的服務經驗
接體勤務是SOP的服務模式,接收案件通報後,我們跟家屬確認接運的地址,抵達的時間,並依照家人的宗教信仰,火化需求等,引導相應的服務配套,有朋友曾問,每天接觸生離死別的場景,面對死亡是否感到麻木,對我來說,與死亡共處是每天的日常,是工作,也是生活的一部份,每個人面對毛孩死亡,態度不盡相同,有人能輕鬆面對,歡喜送別,有人卻無法接受,自責崩潰,當在現場,看到家屬為了毛孩的離去而痛苦哭泣,我也會感到悲傷,只是在工作中,不能顯露於外。印象特別深刻的一次,是在台北執行接體勤務,我到了家人工作的酒吧,毛孩已被安置在紙箱,紙箱中,放置著家人準備的紙錢,香在旁燃著,現場家人是一對父子,老爸爸老淚縱橫,雙手合十,一路跟著我送毛孩上車,當我車離開的時候,我從後照鏡看到老爸爸對著我們九十度鞠躬,送別毛孩,祝福毛孩遠行平安。
毛孩間親情的牽掛
有一回,我與同事值晚班接體勤務,收到通報後,前往位於桃園的公寓,接體對象是體重約二十多公斤的狗狗,委託人是一對老夫婦,毛孩遺體被安置在家中陽台的紙箱內,因紙箱的體積過大,超過陽台的門框,我與同事使用納體袋,一前一後的將毛孩從紙箱中移出,移到納體袋中,在移動的過程中,我跟毛孩說:「請別擔心喔,我們是寵物禮儀服務人員,現在要幫助祢換個位置喔,家人都在旁邊,請祢安心。」在我們跟家人說明後續禮儀流程後,準備下樓梯時,我看到老夫婦的身旁還有另一隻狗狗,正低著頭悲鳴著,我望向老夫婦,先生解釋說:「這是她的小孩。」原來,毛孩正在低頭送別,為牠的母親悲泣。生離死別的悲傷表現,不僅存於人與毛孩間,也存於毛孩與毛孩的親情間。
浪浪服務
有些時候,會有善心人士來電公司,告知在路邊發現往生浪孩,詢問我們可否前往接體,通常,我們會請通報的善心人士協助做初步安置,安置的方式,我們建議使用紙箱,若毛孩身上有蛆蟲,則先以塑膠袋包裹,再安置紙箱,並在紙箱外部做標示,可在紙箱上寫:「已安排禮儀公司接運,勿動」,並將毛孩移到可清楚辨識的地址跟位置,方便接體人員交接。通常我們會請通報人在現場等候交接,或是約定地點交接,因為通常通報人不只一位,若是沒有做約定,往往我們到現場的時候,浪孩就已經被接走了(或是處理了)。我記得有一次,在台北社區,我到現場的時候,發現是流浪的貓孩,貓孩已被安置在紙箱中,社區的幾位家人來送行,我詢問通報的家人貓孩是否有名字,家人回說每一家喊牠的名字都不一樣,我們家是喊牠「小黑」,其他鄰居也有喊牠「老二」、「咪咪」、「毛毛」,我將這些名字一一寫在服務確認單上的毛孩姓名欄,代表社區家人對牠的愛和認同,懷念彼此相遇的美好。接體後,我們在既定時間,火化灑葬,讓貓孩在安息之地回歸自然。
而今,我已離開寵物殯葬現場勤務工作,回憶過往,每次承擔的生命託付,是緣分的相遇,也是毛孩以死教生,教我們學習尊重生命,善待生命的功課。
2 0 1208 0